48363421_381027155984893_3879847376717873152_n.jpg

 

從小就是在小家庭成長的我

除非過年回爺爺奶奶家

沒有太多大家族聚會的機會

也沒有台灣古早時期的三合院大院子

可以東奔西跑

下午與在河南認識的朋友見面閒聊

聊她在日本的工作近況

東扯西扯變成講到她的家

其實我們倆的家住頗近的

但一年以來都不知道實際位置在哪

她說她現在住的家是個三合院的院落

我一聽驚奇地問道"在台中嗎?"

她馬上笑著說每個人聽到都問一樣的問題

"在台中嗎?"

我真的不知道我家附近哪裡有三合院

還是現在有人住的

她說著附近都是重劃區

古早房子其實產權很複雜等等的事

我羨慕的說我想看看

於是馬上就決定下一攤

等等在她家見識見識

 

48257099_355120831702950_6340113718856122368_n.jpg

 

騎進一般道路旁的小巷裡

我很驚訝這裡就像兩個不同的世界

小巷被各種植物圍繞

一下子就到底了

旁邊便是她家鵝黃色的土牆

有921被震斷的磚牆

她帶我走覽他們家因為第一個ㄇ字型住不夠

還有第2個ㄇ字型的家

後頭還有一大面芭樂園

種著各式蔬菜的菜園

以及荔枝園、蘭花園

養狗的鐵籠

路旁還有生長著的楊桃樹

樹下一堆還沒長大的小楊桃

氣味濃烈

還沒眼見到

鼻子就先發掘它的所在

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楊桃樹

朋友說它們不甜

旁邊還有一座兩層樓的鐵籠

朋友說那是鄰居以前養的賽鴿籠

不過現在甚麼都沒有了

隔著一條大水泥墩

下頭是一條淤泥堆地的大河溝

長了些蓮花葉

 

48275583_1007680596082383_6957336524002164736_n.jpg

 

我一直很想要擁有一棵樹

能在樹下乘涼

爬上樹望向遠方的夢想

這可能跟我以前看的一本繪本有關

愛心樹(The Giving Tree)

有些小芭樂還沒長很大

一有果實就被塑膠紙袋包起來了

朋友說從小就在這些樹叢裡玩耍

同時間我正在眷舍裡騎著腳踏車

完全不同的生長環境

我像探險似的在她家後院東竄西走

遇到許多她的親戚

種松柏的

柿子、木瓜的

好熱鬧

 

48357369_325937064666675_3293561246774722560_n.jpg

 

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柿子樹

以前我對柿子的印象也是從繪本來的

繪本上畫著柿子樹長在很高聳的山上

下面的人們用長竿子去打下來的畫面

朋友看到我驚奇的表情與驚嘆

她表示覺得蠻無言的

對她來說這就是她的生活

只有園子變荒廢

外頭蓋起工廠

汙染了水道水溝

泥土路被舖上柏油的差別

 

48364604_208703570061973_9202606853526126592_n.jpg

 

也發現了很久沒看到的大朵蒲公英

在一個小水溝旁

然而水裡流的是從汽車工廠排出的泡沫汙水

停滯噁心的流著

 

48369512_278465736039601_610221982683758592_n.jpg

 

沒看過這種花

不過這裡蚊蟲有點多

邊拍邊被叮

非常有感

 

48379830_715306602184472_1505260967800340480_n.jpg

 

走一陣子還看到一處在養蜜蜂

我遠遠的張望著

不敢太靠近

我說這真是多產業發展啊

她說那是親戚養的

也沒知道多少

一個園子裡有這麼多寶物

我說下次約

我們不用跑市中心的早午餐店了

來你家就好了

她說只要她在台灣

我想來甚麼時候都可以

 

48384339_2357269391012031_5736764371040731136_n.jpg

 

重新走回院子前

停在了一棵黃金果樹下

又是一個新體驗

我從沒聽過黃金果

更不曾吃過

朋友的爸爸剪下一顆讓我們拿去廚房切來吃

亮黃的外皮

軟軟細緻的觸感

吃起來有淡淡的甜味

QQ的很像自家做的果凍

覺得非常好吃!

他們家的廚房非常有年代感

古早的蓋飯菜大鐵籠、擺鐘、食櫥、菜藍

還有低矮的爐灶

白綠相間的磁磚舖滿牆

低矮的廊道貫穿每個房間

讓我忍不住再三欣賞

 

48364084_369731643778649_6797497842907742208_n.jpg

 

原本很臨時來參觀

不好意思叨擾

結果他們家剛好煮完飯

邀我一起吃個便飯

不好意思的我還是加入他們簡單的晚餐行列

有青椒炒牛肉、苦瓜雞肉湯、滷肉、沙茶花枝與炒青菜

更吃到了我不曾吃過的生物

 

48363492_263505094325468_8036288731742732288_n.jpg

 

藥膳泥鰍湯

是泥鰍!!!

天啊

我還真沒親眼看過牠

現在還要把牠吃下肚

表皮一粒粒的視覺讓我有點害怕

我看著朋友先示範

才發現裡頭只有一條像脊椎的不能吃

頭、尾跟鰭我也挑掉

吃完還是覺得蠻怪的

沒有說非常好吃的生物

可能是古早時期需要補充ㄧ些蛋白質吧!

朋友的媽媽說這是市場裡有人去抓來的

不然大部分都是人工飼養的比較多

想問大家

你也有吃過泥鰍嗎?

總的說

我朋友對於我每樣驚呼的事

都維持一樣傻眼的表情

 

48314144_381684355906650_1246428276990148608_n.jpg

 

晚飯後我們到院子前的廣場閒晃

一起吃了個分瓣的橘子

果皮與種子往天空中拋去

掉入烏黑的芭樂園裡

朋友說她以前吃完的水果就這樣扔進去

我也跟著做了

竟然有種爽感

從沒這樣大幅度的擺起手來丟東西

喳喳兩聲 掉進去樹叢了

朋友的爸爸又剪了一顆牛蕃茄讓我們切來吃

附近也種著火龍果跟鳳梨

說是新品種

用茄子嫁接出來的

其實我也聽不太懂

不過吃起來皮很薄

Q彈微甜蠻好吃的

之後朋友載我回家

我們相約明年或是後年的時候

我要去北海道找她

她不擅長說感性的話

其實我們今天在餐廳裡聊了許多關於真誠與真心朋友的事

她問我怎麼判別

她說我看起來是個很容易和大家相處好的人

但她不是

她需要給自己一個生存法則是

進入到一個新團體就盡量變得活躍

讓別人知道你

也有相對性的好感

因為她說她的臉並不容易讓人感到親近

我想這個可以下回再打一篇來說這件事

於是我們沒有太多冗長的感性

便說了再見

我喜歡她的直率

儘管這讓她吃了許多苦頭

更何況是日本的禮儀社會

但這才是真的在活著的人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ra Chang 的頭像
Rara Chang

RARA CHANG。勇敢闖

Rara 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